| 网站首页 | 文章 | 下载 | 图片 | 全球网址大全 | 网络工具大全 | 在线影视 | 小游戏 | 家庭医生 | 我要留言 | 
最新公告:     ◆本站免费提供实用软件,中小学各科学习教学资料,方便大家的学习、生活、工作和娱乐◆本站为百度、google联盟网站,是您放心的网站!◆欢迎举报本站内容!  [admin  2008年10月28日]        
您现在的位置: 惠东前进学习辅导网 >> 新闻 >> 百科热点 >> 正文
诺贝尔奖评委会前主席谈 中国哪些曾获诺贝尔奖提名           ★★★
诺贝尔奖评委会前主席谈 中国哪些曾获诺贝尔奖提名
提示:双击鼠标可自动滚屏 点击数: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改变字体:
本文更新时间:2012-10-25 0:02:15

  莫言获奖后,诺奖评委马悦然、评委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都来到中国。两人都是为了推广自己的书来的(马悦然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的《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埃斯普马克的七卷本小说《失忆》首部),但抛向他们的问题几乎都是关于莫言的。23日上午,埃斯普马克和《失忆》的译者万之与几家媒体的小型见面会,基本成了“莫言专场”,所幸,作为一名作家与文学评论家,埃老的回应又超越了目前的“莫言热”,回归到文学本身。

  鲁迅曾谢绝诺奖提名

  林语堂、刘半农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沈从文去世前曾上“五人名单”。

  记者:外界有很多传闻说中国作家鲁迅、老舍和沈从文都差一点就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你能和我们具体说说背后的故事吗?

  埃斯普马克:是的。我们确实讨论过鲁迅。问题是,在二战以前,没有来自东亚国家的提名。后来赛珍珠提名了林语堂,还有一个很好的中国学者、人道主义者刘半农也被提名了,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人们并没有将他看成一个作家。

  我们最先考虑的是鲁迅。当时瑞典著名的地理学家斯文赫定是后面的推动人。他们找到刘半农去问鲁迅,鲁迅说我不想得奖,我还不够格。鲁迅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后来他去世了。

  记者:鲁迅被提名的时候是哪一年呢?

  埃斯普马克:他没有被提名,是我们去问他的。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提名不够,许多好的作家都没有被提名。所有的教授、笔会、作家协会、前诺奖得主都可以提名候选人,但是许多好的作家没有被提名,然后诺奖评委会自己会提名候选人。

  后来,沈从文被提名了。沈从文差一点就得了奖。诺奖有一个50年保密的政策,但很幸运的是,总是会有一些秘密被泄露出去。几年前马悦然告诉上海的一家媒体沈从文差一点就得了奖。我想如果他没有在1988年去世,他会获奖。在5人名单上他是评委最喜欢的一个。

  诺奖从无“政治企图”

  没向瑞典驻华使馆询问过老舍,文学院从不听命于政府。

  记者:老舍呢?外界也有关于老舍的传闻。

  埃斯普马克:关于这件事我无法回答你们。我能告诉你们的是,瑞典学院在上世纪60年代有关于好几个日本作家的讨论,他们请了四位懂外国文学的专家,这个讨论持续了7年,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去世了,最后川端康成得了奖。

  万之:确实有传闻说,因为当年中国处于“文革”时期,瑞典学院在1968年给瑞典驻北京大使馆写信询问老舍的情况。

  埃斯普马克:不对。我们很小心,基本不会和任何政府机构接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就是瑞典学院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它不会接受任何的指令,也不会接受政府的一分钱资助。政府也很高兴这样,这样它就不用为学院的任何行为负责,因为学院做出的很多决定一些政府可能会不喜欢。我可以举一个例子:1970年我们在讨论索尔仁尼琴,这是我知道的瑞典学院惟一一次去和大使馆联系,他们问驻莫斯科的瑞典大使馆如果把奖给索尔仁尼琴,会不会给他个人带来人身危险。因为1958年帕斯捷尔纳克获奖,给他个人带来了非常坏的影响,他不得不拒绝接受这个奖。瑞典学院不想让这种情况重演,所以他们问瑞典驻苏联大使馆,但强调只是考虑个人的风险而不是其他。大使馆回答说索尔仁尼琴不会有风险,但这可能会影响苏联和瑞典两国的外交关系,但瑞典学院回答,情况可能是这样,但我们相信,索尔仁尼琴是最好的人选。这是瑞典学院不会听命于外交部门即政府部门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我们讨论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层面时,我们必须清楚地区分“政治企图”(political intention)与“政治效应”(political effect)这两个词。一个国际性奖项总是会有政治上的效应,但是,这个奖背后从来没有政治企图。

  马悦然“被贿赂”仅是传闻

  马悦然仅是18名院士之一,没有人可以独自决定诺奖归属,此次来华与莫言获奖无关。

  记者:马悦然最近对媒体说有中国官员试图贿赂他,你听说过吗?

  埃斯普马克:这完全是编的,我听说过这个传闻,但这完全是胡说。没有人试过,他们知道我们是不可贿赂的。我还听过传闻说马悦然在诺奖评选中起决定性作用,但他都不在五个人组成的诺贝尔评选委员会里面,他只是18个院士之一。

  艰苦的工作是由这五人小组做的,他们负责提名的工作,将提名缩小到20人,然后将提名人的简介和作品交给其他人,到5月底这个名单缩小到五个人的短名单,整个学院所有人夏天的工作就是去读这五个人的作品。

  记者:所以五人小组会阅读所有人的作品,提出短名单的建议,然后18名院士决定谁获奖?

  埃斯普马克:是的。他们会提出五个人的短名单,但是他们不能决定获奖者,决定由18名院士共同做出。任何一种关于某一个人可以决定诺奖评选的说法都是不成立的。曾经有一个传言,关于一个现在已经过世的院士,传言说他是评委中很强势的一个人,所以许多获奖者得奖后会专程到他家去感谢他,他们不知道他其实是投了他们的反对票的。如果你见过这18个院士,他会知道他们都是很有智慧、很有主见的人,你就会知道关于其中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说法是多么荒谬。

  记者:莫言获奖后,你和马悦然恰好都来到了中国,这是不是也是诺奖的一个“政治效应”?

  埃斯普马克:这其实是一个巧合。我来中国是三月份就收到了邀请,来谈瑞典诗人马丁松的《阿尼阿拉号》。正好我的小说《失忆》在这个时候出来了,这是另外一个令人高兴的巧合。

  谈莫言

  埃斯普马克:幻觉现实主义堪称莫氏独创

  (诺奖颁奖词中)我们用的词是hallucinationary realism,而避免使用“magic realism”(魔幻现实主义)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已经过时了。魔幻现实主义这个词,会让人们错误地将莫言和拉美文学联系在一起。当然,我不否认莫言的写作确实受到了马尔克斯的影响,但莫言的“幻觉的现实主义”(hallucinationary realism)主要是从中国古老的叙事艺术当中来的,比如中国的神话、民间传说,例如蒲松龄的作品。他将中国古老的叙事艺术与现代的现实主义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需要讨论马尔克斯、君特·格拉斯例如《铁皮鼓》的影响,但我个人认为马尔克斯和格拉斯的影响不是直接的,他们真正的重要性在于让中国式的故事讲述方式变得合法了,他们让中国作家知道可以利用自己的传统艺术写作。

  所以我想,将虚幻的与现实的结合起来是莫言自己的创造,因为将中国的传统叙事艺术与现代的现实主义结合起来,是他自己的创造。人们还讨论了其他人的影响,比如鲁迅,比如福克纳,福克纳创造了一个地方叫约克纳帕塔法县,莫言意识到,我有自己的约克纳帕塔法,就是高密。就像鲁迅也有自己的鲁镇。

  但是,高密县与约克纳帕塔法是非常不一样的。在我看来,莫言在他所创造的高密县中所做的是将世界上的不同地域集中起来。在高密没有沙漠,但在莫言的高密县有。同样,历史也在他的作品中凝聚起来,其中有二战的历史,也有当代的故事。在我心目中,一本书就像一个微观的世界,有自己的条件和状况,你可以进入其中体验。文学世界是一个双重世界,它是一个自在的世界,但与此同时,它会强迫外在世界显形,展现它的面目,或者换一句话说,它打开我们的眼界。例如,通过读卡夫卡的作品,我们用卡夫卡的眼睛来看世界,会发现我们从前没有发现的东西。文学的这种双重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而文学常常被政治辩论所掩盖,人们常常忘记了文学是一个自在的世界。(记者 吴永熹)

马悦然炒作诺贝尔奖贿赂

 莫言获奖后,诺奖评委马悦然、评委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都来到中国。两人都是为了推广自己的书来的(马悦然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的《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埃斯普马克的七卷本小说《失忆》首部),但抛向他们的问题几乎都是关于莫言的。23日上午,埃斯普马克和《失忆》的译者万之与几家媒体的小型见面会,基本成了“莫言专场”,所幸,作为一名作家与文学评论家,埃老的回应又超越了目前的“莫言热”,回归到文学本身。(新华网10月24日)
  所谓的山东文化干部贿赂马悦然,触动了国人的神经,围观中引爆了愤慨。今日幸好谢尔·埃斯普马克的一席话,解开了谜底,居然是马悦然为了某种目的信口雌黄,借口对山东恶言相向,映射莫言获奖,实乃令人气愤;一句话,马悦然炒作诺贝尔奖贿赂太龌龊!
  诺贝尔奖,两次引发国人对山东的关注,一次是莫言获得文学奖,一次是马悦然污蔑山东干部赂买诺贝尔奖。说实话,作为一个山东人,莫言获奖,本人没有多么兴奋,相反,倒是这个马悦然一席山东干部贿赂他引发关注,让本人感觉没面子,山东一个文化大省,能出莫言这样的文学巨匠,却怎么还出了一个这样的文化干部?!但事情的真实面目却非如此,这只是马悦然的一个杜撰的笑话。
  凡事有因就有果,此前关注马悦然说辞的时候,本人开始百思不得其解,马悦然爆料有人行贿其出售诺贝尔奖,其究竟用意是什么?很显然不是简单的随口一说。后来查阅相关新闻,才知道,其中国行的目的是卖书。真相终于揭开,其给山东文化干部“泼脏水”,无非就是想借国人对诺贝尔奖的关注,进而卖书。如果没有马悦然乱点鸳鸯谱,信口开河说山东文化干部行贿,估计全国人民没人去关注他。
  后来,我还想,全国那么省市,马悦然为什么要选择山东。后来才发现,只有选择了有文学巨匠莫言先生家乡的干部,这样才能形成主管干部和文化传播者之间的强烈对比,才能引起人们的加倍关注,属于打秋风系列;深而看之,马悦然的不实之词,也能影响人们对莫言获奖的信度。不难看出,作为斯德哥尔摩大学东方语言学院中文系汉学教授和系主任的马悦然已经吃透了中国人,而所谓的诺贝尔奖的评委,也不过如此。
  字如其人,文由心生。马悦然为了推销书籍,竟然不惜用给山东文化干部“泼脏水”的方式吸引眼球,实在实在是太龌龊。这样人品的人,能写出好书?这样书又有谁还能买?山东是礼仪之邦,不能打人,否则见马悦然一次打一次。不打你,丢臭鸡蛋,总没问题吧!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点击改变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热门文章 更多内容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最新图文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海外华人诺贝尔奖得主名
    历届诺贝尔奖获奖者名单
    诺贝尔奖来历及诺贝尔介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地球总统教育 信息产业部备案
    粤ICP备11041792号